男子多次被前妻起诉讨债 被最高法列为“失信人

[ 时间:2017-10-08 14:38 点击:]
     在成都某研究所担任高级工程师的程勇,近来碰到了一件烦心事。因自己多次被前妻起诉追讨离婚债务,他被最高法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一“不光彩”的身份,让经常要到外地出差的程勇,无法乘坐飞机,出行只能坐火车或汽车,购房、买车、消费等也受到限制……近日,程勇向四川新闻网记者吐露了他的苦恼。更让程勇感到无助的是,他自称曾经提出要一次性偿还债务,却因种种原因导致还钱无门,所以才被动地成为了一名“失信人”。

      据程勇介绍,其“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源于2009年与前妻张文的一起离婚诉讼。该起离婚案中,福建尤溪县(结婚登记地)当地法院判决,程勇与张文共同承担一笔涉及住房的23.6万余元的十年期个人综合消费贷款(截至2009年10月31日至)及利息,两人各自偿还一半。

      四川新闻网记者从当地法院的判决书中了解到,2003年程勇和张文两人登记结婚,2009年5月,因夫妻矛盾纠纷突出,张文向法院提其诉讼要求接触夫妻婚姻关系,当年11月,法院判决两人离婚。判决对夫妻两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进行了分割。其中,除房屋及其余家具电器外,涉及一笔23.6万余元(截至2009年10月31日至)的银行十年期个人综合消费贷款,时间期间为2007年到2017年。

      对此债务,程勇认为,当地法院在判决时存有争议,“一起居住的房子判给她,债务却要一同承担。”加上其余争议,程勇曾向上级法院上诉及申请再审,不过均维持原判,驳回其上诉请求。

      对于程勇提到的房屋问题,四川新闻网记者从福建高院2010年12月做出的对于其申请再审的最后民事裁定书上显示,两人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居住的房屋系2001年4月张文与他人合伙搭建,申请得到当地政府批复,张文曾前后缴纳了共计10万元的建房款。2002年10月张文与前夫协议离婚,房屋产权归张文所有。2004年3月及6月,张文取得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两证记载的权利人均为张文。对此事实,程勇认为有所失实,自己在与张文认识后,为房屋出了大笔资金。


      在案件执行阶段,程勇表示曾向当地银行申请还款,但因房屋登记于前妻张文名下,只能由其前妻还款。程勇称,随后自己向前妻表达过一次偿还所负担的债务部分的想法,却遭到妻子拒绝。


      “然而,在随后的几年里,她则每个几个月向当地法院起诉我一次,追偿债务。”程勇说对于前期的诉讼,自己知情的情况下都会自己到庭或让代理人到庭,但有些时候对于诉讼自己并不知情,“最后成了失信人,工资卡等存款也被法院冻结,从其中划账出去。”

      程勇认为,前妻有意为难自己,既不接受自己一次性还款,却又多次起诉自己追偿债务。

      去年9月初,程勇从成都去厦门出差,在订购机票时,程勇发现自己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随后又被去掉。去年底在前往海口出差时,虽买到了去时的机票,而在返程时却发现再次被列入失信名单中,只能坐火车回来。而在最近的几次出差中,都因次原因致使工作受到影响。今日,记者从最高人民法院网站中查询得知,目前,程勇仍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对于程勇的表述,记者从其前妻张文口中得知。之所以前后多次向法院起诉程勇,是因为其未履行法院判决,自己在向银行还款后,因经济压力不得不向法院起诉追偿。

      对于程勇表述曾向前妻表达过要求一次将债务付清的说法,张文称,并未接到过程勇的说法,“有谁有钱不要的?法院组织调解也没有成功,我自己不够钱还,还用信用卡还,不得已才起诉他。”

      而对于程勇表示有多次起诉自己并不知情,无奈成失信被执行人的说法,张文说:“前后有七八次起诉,每一次都由他自己或代理律师出庭,有的案子要开两次庭,他第一次会到,第二次有不出现的情况,怎么可能完全知情呢?”

      记者了解到目前两人仍有几万元的债务没有还清,程勇表示希望此事尽早了解,让生活回到正规。前妻张文则表示,近期她已再次就离婚债务发起了诉讼,案子将于近期开庭。
关键词: 【万氏万丰财税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上一篇:天信投资:乐视更名的关键点在于这个“新”字
下一篇:欠债6年不还到底该怎么要债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