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账枉送性命,跟班命运逆转,一场好戏刚开场

[ 时间:2017-12-28 19:07 点击:]

 清朝年间,北方某地有一大财主,开了一家钱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格外兴隆。

 这年快到年底了,财主拿起账簿翻看,看到邻县陈记布行欠了钱庄一千两白银,听闻这一年布行生意不错,这账怎么也该去催催。想到这,财主叫来自己的儿子桂宝,把陈记布行的账本交给了他,叮嘱他明天去催账。

 次日一早,桂宝带上自己的跟班李孝,主仆二人,一人一骑,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第二天正午时分赶到了陈记布行店。陈老板倒是个爽快人,二话不说,就把账结清了,付了张一千两的银票,又亲自作陪,请桂宝到本地有名的酒楼吃饭。

 桂宝收到钱,心里高兴,席间不免多饮了几杯,饭毕醉醺醺的出了酒楼,同陈老板拱手道别。李孝本想找一间客店住下,等桂宝休息一晚,酒醒了再说。可谁知桂宝急于赶回去,好在老爹面前显摆自己的能耐,摇摇晃晃的上了马就走,李孝赶紧跟在后面,怕他有个闪失。

 两人出了县城,桂宝趁着酒劲,飞马扬鞭,跑得一阵风似的,李孝骑的是匹老马,跑不快,只得拼命追赶,两人一前一后,在官道上奔驰,就跟赛跑一样。

 眼看夕阳西下,雀鸟归巢,李孝知道翻过前面的高山,就能进到山下小镇住宿,只是这条山道狭隘,一边是陡坡一边是悬崖,崎岖难行,加上前几天下过雨,山石滑落在道上,更是危险,来时他俩都是牵马步行,小心翼翼才过来的。此刻李孝嘴里一迭声叫着“少爷,少爷,快停下,前面不能骑。”,一边准备下马。谁知道桂宝根本不听,打马上山,一转就不见了。

 李孝心下着急,硬着头皮也骑上了山,正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听见“哎呀”一声惨叫,一阵滚石滑落之声。李孝这个急呀,在马屁股上连拍带打,赶上前一看:山道上塌了好大一个缺口,隐隐望见桂宝和马儿都躺在悬崖下的山沟中,一动不动。

 李孝赶紧下马,连滚带爬地下到山沟里,就见桂宝头正碰在一块大石头上,脑袋瓜都摔烂了。马儿亦惨,摔得血肉横飞。

 这下完了,出大事了。李孝两眼发直,三魂失了两魂,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暗想:桂宝是财主家唯一的少爷,是财主的心尖肉,在自己的保护下摔死了,自己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呀。

 这李孝十岁就进了财主家卖身为奴,因为跟少爷桂宝年龄相仿,就做了桂宝的书童,后来又跟着桂宝做生意,也算是个读过书,有见识的年轻人。当下琢磨:把少爷尸身带回去,铁定是死路一条,左右自己爹娘都不在了,无牵无挂,逃走他乡,说不定还能寻条活路。

 李孝内心主意一拿,忙强打起精神,趁四下无人,用手做锄,挖了一个浅坑,将桂宝的身上的银票取出收好,轻轻把桂宝放到坑里,想到这些年的朝夕相处,眼泪直流,不得不忍住悲泣,再把马儿也拖到坑里,一起就地掩埋,上面又堆了无数乱石,随后把血迹也清理干净,伪造成山道滑坡的假象。

 李孝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上路。孤孤单单,凄凄惶惶,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风餐露宿,一路不敢耽搁,骑马直向南走,盘算着离财主家越远越好。虽然少爷不是自己亲手害死的,但本身难辞其咎,财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关键词: 【万氏万丰财税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上一篇:讨账多年 这钱我还能不能要?值得要吗?
下一篇:邯郸一“百万富翁”自称讨账无果流落街头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