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遭遇莫名奇妙“讨债”,乌鲁木齐这对夫妇气得想卖房

[ 时间:2018-01-02 20:01 点击:]

 原标题:三年遭遇莫名奇妙“讨债”,乌鲁木齐这对夫妇气得想卖房

 “你是赵丽霞的老公吗?赵丽霞的朋友田丽娜透支信用卡不还,让赵丽霞赶紧还钱。”12月26日11时30分许,胡小伟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后,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对方就准确报出了他爱人赵丽霞的名字,还说出了他女儿的名字,“说我老婆是诈骗团伙之一,这样的电话我接了不下100个了!”气愤不已地胡小伟大骂了对方一顿,挂断了电话。

 胡小伟一家住在乌鲁木齐市荣和城二期。自打2014年9月开始,胡小伟夫妇经常接到类似的讨债电话,电话中对方能准确说出胡小伟一家人的名字,以及家庭住址,并称“赵丽霞是XXX的老婆”让其“替夫还债”;也有陌生人打来电话称赵丽霞的女儿开车撞了人,找其要钱。“我女儿才3岁,咋开车?”胡小伟说,他我家并没有外债。

 不堪其扰的赵丽霞换了手机号码,可“讨债”并没有停止,有人甚至上门讨债。家里没人时,对方还在赵丽霞家的门上贴字条、喷漆,写上他们不认识的人的名字以及“还钱”等字样。“快崩溃了!”赵丽霞摇摇头说。

 天天换“老公”,“老公”都欠债

 最开始接到“讨债”电话是2014年9月。赵丽霞说,当时,她刚生完女儿童童。起初,接到“讨债”电话时,她以为是对方打错了,并未在意,可随着接到“讨债”电话的增多,她发现对方能说出她和她女儿的名字,才开始警觉起来。

 “打来的电话遍布全疆各地,每次都报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的名字,今天说张三是我老公,明天又说李四是我老公,惟一不变的是‘老公们’都欠了钱。”赵丽霞说,遇到她不忙时,会耐心和对方解释,让他们不要打电话了。

 可头一天解释完,第二天又有陌生电话打了进来。最让人崩溃的是,这些“讨债”电话不分白天、晚上。“半夜刚把孩子哄睡着,讨债电话就又来了。”赵丽霞说。

 看到赵丽霞频繁接到这样的电话,她的家人和朋友分析,可能是个人信息泄露,劝她换电话。“我们也很同情她,只能劝她想开些。”胡小伟的朋友王先生说,胡小伟和赵丽霞都是从外地过来的,在乌鲁木齐做点生意也不容易,但两人很有诚信,从没听说过他们欠别人钱不还。

 一个月最少有两拨人来,家门上喷满了“还钱”

 电话讨债还不算,胡小伟夫妇也经常遭遇陌生人上门来讨债。“把门拍的震天响,说我女儿是一些不认识人的老婆、朋友,让还钱。”赵丽霞的母亲宋女士说,2014年下半年,她和老伴来乌鲁木齐帮女儿带孩子,经常有陌生人上门找赵丽霞。

 一个月最少有两拨人来,每次都是两人以上,这些人来过一次就不会再来第二次。这是宋女士总结的规律。宋女士说,有些要债的人,在门口待一会儿就走了,可有些人一直守在门口。遇到这种情况,她就报警。可等民警来了之后,要债的人说找错了人,民警只能对其进行批评教育。

 “我打开门,看到小胡家的门上喷满了白色的漆,写着‘某某某还钱’,把我吓坏了。”胡小伟的邻居李女士说,去年夏天,她出门看胡小伟家的门上全是白色的字,就赶紧打电话告诉了赵丽霞。

 “看到我家的门变成这样,我气得发抖。”赵丽霞和胡小伟急忙赶回家,并报了警。当时,胡小伟甚至想卖了房子,“或许就能躲过这些了。”

 其实,令胡小伟夫妇崩溃的事情还有一次,发生在“门上喷漆”前不久。“我累了一天,一回家门上贴着写有‘还钱’的白纸,整整贴了一门。”赵丽霞说。

 经常有人来讨债,不少邻居也对此颇有意见。“多少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不过听说胡小伟家的遭遇后,大家还是挺同情他们。”一位邻居说。

 12月26日上午,新疆晨报记者在胡小伟家门口看到,门上的白色油漆已被抹掉,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还钱”的字样,而胡小伟家的电表上箱上的“还钱”字样仍清晰可见。

 每年下半年“讨债”较多

 去年下半年,不堪其扰的赵丽霞换了手机号码,可自此胡小伟的“讨债”电话就多了。胡小伟夫妇总结三年来的这些“讨债”电话,发现讨债的人遍布全疆各地,讨债的原因也五花八门,而每年下半年尤其是年关时,讨债电话也较集中。

 “有冒充公安局给我打电话让我还钱,也有人说我们是诈骗团伙,要来抓我们。”胡小伟说,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今年上半年,接到一个讨债电话,“对方说童童开车撞了人!和我要钱!我告诉他童童才3岁,怎么开车?对方说他搞错了。”

 “我就特别想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知道我家信息的。”胡小伟说,为了弄清楚这个原因,他也在电话中,和各种“债主”提出见面还钱的要求,可无论他怎么说,对方就是不见面。

 两个月前,上门讨债的马女士一行人一直不愿意离开胡小伟家,胡小伟家人报警后,马女士一行人向民警承认他们找错人了。26日,新疆晨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马女士。马女士说,2014、2015年,他们一行7人在吉木萨尔县给一名老板打工,老板欠他们5万元一直不还。直到今年9月,打不通老板的电话后,他们才想到根据当时老板留的地址上门要钱。

 “没想到这个地址也是假的。”马女士说,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老板会留赵丽霞家的地址。随后,新疆晨报记者又联系了另一位“债主”。对方称,她是一家银行委托的信用管理机构,一位名叫田丽娜的客户透支大额信用卡没有按期归还,他们和公安部门查询了解到赵丽霞是田丽娜的朋友。

 “所以才会一直打电话让赵丽霞帮田丽娜还钱。”这名工作人员表示:“说她们是诈骗团伙是一时口误。”

 胡小伟说,除了马女士和“信用管理机构”这两部电话,其他剩余电话都是虚拟号码,只能打进来,他们打不出去。

 “谁敲门也别开!”眼看着又到年底了,担心上门讨债的人再有过激行为,每次胡小伟出门时,都会这样叮嘱老人。

 随后,新疆晨报记者电话联系了荣和城二期所属的西城街西社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刚到社区不久,目前还不了解胡小伟家的情况, “遇到上门讨债的人,建议胡小伟立即报警,也可向社区寻求帮助。”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