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男子被欠30万 为儿讨账老父母住进欠钱的公司

[ 时间:2018-04-23 20:35 点击:]

 9月18日,市民张力联系长春晚报社,称位于长春高新区吉林大学国家科技园12楼的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欠了他30万元,他的老父亲老母亲已经住进该公司4天了。而且这些天,该公司放假了,还自己给自己贴了封条。获悉此事后,9月18日晚间记者来到了这里。

 为儿讨账 老父母在欠钱的公司地面上睡

 记者来到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时候,是当日19时。整个办公区亮着灯,除了办公区以外,所有房间都贴着封条,封条上盖着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章。

 在办公区的角落里,躺着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他们身下都铺着厚厚的被褥。老爷子正在熟睡,他的旁边还摆着一副拐杖。老太太告诉记者:她和老爷子是夫妻关系,来自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他们是在上周五(15日)住进这家公司的,已经4天了,住进该公司的原因是这家公司欠了他们儿子张力30万元工程款不还。现在一家人的积蓄都搭进去了,连准备给老伴做股骨头手术和膝关节手术的钱都用了。钱要不回来,没法过了,只能上门讨债。

 在两位老人身边,记者见到了张力和他的女儿。

 张力拿着一堆合同向记者进行了讲述。张力说,他从老家来长春后,在五马路开了天奇伟业装饰有限公司。今年4月份他家来了一个客户,自称是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说该公司有一些活要找人干,条件是得先垫款,开完发票3个月以后就能结款,工程挺多,有在长春站南北通道制作安装广告,有在一些健身场所安装广告,还有给高速公路两侧的擎天柱安装广告等等。张力算了一下,觉得干几个月就能赚四五万元,就和该公司达成了协议。

 张力说:“我父亲一直有股骨头坏死的病,准备在中日联谊医院手术。为了赚钱,我挪用了老爷子手术钱,还从妹妹那儿拿了十多万元。”

 张力手中有一份干活的合同记录单,记录着合同编号、合同金额以及开票金额,总计23份合同,累计款项32万多元。9月4日,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给了2万元。其他款项大部分到期了,而当张力拿着合同来找该公司要钱的时候,这家公司就一直拖着,老人家的手术很着急。9月15日,张力的父母就来到了这家公司替儿子要钱,还住进了该公司。

 住公司讨账把人讨没了 公司还贴了封条

 张力的母亲说:不要钱也真过不下去了,在老家,两位老人还开了个小卖店,他们把本钱都垫到儿子的工程款里了。他们老两口都有病,都需要看病,现在连病都看不起了。张力的母亲一直强调,他们都是普通人家,这30万元是很大一笔钱,拿不回来,真受不了了。

 张力说:“9月16日来要钱的时候,公司一开始把我们往外推,后来报警了。警察来了也没处理我们,就说这是经济纠纷,如果真欠钱就应该还。”到了9月18日,这家公司上班之后,来了几个人,收拾东西,随后就给公司的各个办公室贴了封条,还在封条旁边贴了个通知,说公司放假了。

 张力说:“这么大个公司,为了这30万元欠款,至于这么做吗?如果我们在履行合同的时候有错,也可以提,可以商量。”

 张力说,公司的人走光了之后,他特地和老人说,不能动人家的东西,不能因为住进公司把有理的事变成没理的事。

 不给钱俩老人就不走 欠钱公司称只能无奈放假

 19日下午,记者通过张贴在办公室门上的一份通知留的电话与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该公司运营副总徐先生说,他们和张力的公司是长期合作伙伴,张力的确是干了很多安装广告工程,因为张力所做的工程很杂,很多,还有外县的,有的工程没有验收,所以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现在不能全部结款。上周五之前,张力就提出要结款,起初公司准备先结5万元,可张力提出要马上结。当时已经是下午了,周末对公账户不能办公,公司提出要下周一等公司副总回来就结一部分,还给多结,给结8万元,公司想的是,这些钱给老人看病也应该够了,但张力不同意,要求全结,随后就把老父母都带来了,住进了公司,还称把30万元给齐,老父亲老母亲就可以走。

 徐先生说,两位老人来了之后,公司领导也对老人进行过劝说,现在天气这么冷,年轻人躺在地砖铺成的地面都受不了,何况是80多岁的老年人。起初公司想让老人住公司的床,要不让两位老人躺到公司的办公桌上,但两位老人坚决不同意,就在公司办公区的地砖铺成的地面铺上被褥躺着,吃喝住都在公司里。周一(18日)上班的时候,仍然如此,地面摆了很多饮料瓶和饭盒。公司没法办公了,只能给所有员工放假。放假给办公室贴封条是公司惯例,每次员工放假都贴封条。

 一方委托律师要起诉 一方已经找警方报案

 20日,记者联系了张力及其家属。张力的女儿称,到20日为止,她奶奶身体不好,已经不在公司住了,她的爷爷和一位亲属仍然住在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老爷子说,好几天没人上班了,他担心这家公司人跑了,再把电脑等设备都搬走了,钱就更要不回来了,老爷子坚持要在那里住。张力和女儿去过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所在办公楼的物业公司,物业公司称,该公司租约到今年年底,这更加深了张力对讨债一事的担忧。

 张力说:“在前一段时间和对方沟通的时候,他们一直说这家公司被浙江一家公司收购,现在也不知道是该找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维权还是找浙江的公司维权。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张力已经委托了一位律师,准备提起诉讼。现在该律师已经开展了前期工作,目前发现该公司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该公司不仅拖欠张力一笔钱,在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判决书里,还有一份判决该公司履行30万元合同义务的生效终审判决书;另一个是该公司在工商部门的法人登记信息与该公司公布出来的不符,现在律师仍然在工作中。律师把了解的情况反馈给张力之后,张力觉得这家公司不值得信任,怀疑自己受到了欺骗。

 张力告诉记者,20日中午,他接到了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位姓钱的负责人的电话,想要沟通此事。张力提出的要求是:希望对方一次性把30万元结清,但如果给不了,可以先给20万元,让张力还债,给老人治病,剩下的10万元,可以出个欠条。但该负责人称,他的权限有限,定不了。此事就没了下文。

 当日,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联系了本报记者,他说,张力让家里老人住进该公司,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办公秩序,据该公司了解,张力经济条件很好,不应该这样恶意讨账。该公司也有解决问题的诚意,20日中午联系张力的就是该公司的股东,但张力18日晚间还在广告界的微信朋友圈发一些不合适的内容,已经给该公司带来了名誉上的损失。再加上让老人住进该公司办公室,造成该公司无法办公,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认为这是恶意讨账,已经向长春市公安局有关部门报警。

 是开发票后仨月结账还是验收后结账 双方意见相左

 对于上门讨账的原因,张力说,他现在有23份和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每份合同都写明:乙方(张力的公司)应该向甲方(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提供合法有效的发票,甲方见发票之后第三个月回款。现在这23份合同大多数到期了,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就应该按照合同履约。但对于这种说法,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有不同观点,他说:合同得整体看,合同上有验收条款,每一个工程都需要验收,不验收不能给结款,这是约定俗成的。而且该公司也给张力的公司发出过验收通知,但对方一直不配合验收,所以该公司不能给结款。而且现在经济环境不好,公司之间出现欠款是很正常的情况。

 对于该董事长的说法,张力并不认同。张力说,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给他们的工程有给健身馆等室内广告安装和户外擎天柱广告安装两种。每次室内广告安装,视科天行文化传播公司都会派出工作人员跟着,发现不对的地方会马上更改,而且这些都是委托的广告,张力一方安装不好,广告发布商也会有反馈。户外擎天柱广告安装,每次工作的地方都很远,最远的在珲春,每次安装完都会用手机拍照片发给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格了张力派出的人才能离开,照片拍不好都不行。广告发布期限有的是6个月,现在有的广告都到期了,这该咋验收呢?

 双方都提出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究竟孰是孰非无法判断。但20日晚间,老人仍然躺在冰冷的地面等待问题的解决,已经5天了,而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仍然在放假。双方依旧僵持着。
关键词: 【万氏万丰财税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上一篇:选人有技巧,按图索骥帮你定位宝马良驹
下一篇:非法拘禁欠债人 讨债者获刑悔已晚
在线客服